拼多多2018年入不敷出:营收模式过为单一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5-04
3月13日晚,拼多多(NASDAQ:PDD)发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。财报显示,拼多多2018年的GMV为4716亿元,全年营收131.20亿元,其中第四季度营收为56.539亿元;平台年度活泼买家数到达了4.185亿,APP均匀月活用户数达2.726亿。但出其不意的是,拼多多的净盈余大幅扩展,非美国通用会计原则下(NON-GAAP),平台运营盈余为39.583亿元,每ADS盈余0.24美元,而预期盈余仅为每ADS 0.16美元。受此影响,拼多多收盘后跌幅到达18%,市值破300亿美元,一度跌至FPO发行价25美元以下。而就在财报前夕,包括摩根士丹利、高盛、瑞银、瑞信等在内的多家国际大行先后发布研报,给出“买入”、“增持”的评级,最高到达37美元。拼多多最新一份财报仍然泄漏出高投入、高增长的趋向,但相较以往,拼多多在第四季度营业利润低于预期,少量的营销投入并没有取得相应的报答。GMV与用户均匀消费额是亮点此前,拼多多在2月8日披露美股后续发行(FPO)最新停顿的同时,也披露了2018年的GMV数字: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12个月时期,拼多多平台GMV4716亿元,较去年同期的1412亿元增长233.99%,环比增长37%。GMV由平台的活泼买家数和买家的均匀消费额共同决议。2018年,拼多多平台活泼买家数达4.185亿,比2017年同期的2.448亿添加了1.737亿;买家的均匀消费额则到达1126.9元,简直是2017年同期576.9元的两倍;平台活泼买家年均匀订单达26.56笔,较去年同期的17.55笔同比增长51%。拼多多CEO黄峥在随后的电话会议上屡次提到,买家均匀消费额的翻倍是拼多多在最近一年内的长足提高。资产与现金流双高依据财报,截至2018年12月31日,拼多多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及受限资金为305亿元,较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124亿元添加181亿元;由于拼多多在2019年2月12日完成后续融资(FPO)成功募得12亿美金,公司2019年终持有的实践现金储藏将持续增长。拼多多的现金流也维持很高的数值。2018年全年的净现金流为77.679亿元,第四季度由运营活动发生的净现金流到达了57.324亿元。支持巨额现金流的是拼多多高速增长的活泼买家数。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,拼多多平台年度活泼买家数达4.185亿,较2017年的2.448亿添加1.737亿。但值得一提的是,拼多多第四季度的年度活泼用户数净增3300万,不只低于淘宝在2018年第四季度年度活泼用户数增长的3500万,相较前几个季度均高于4000万的净增长速度也有所降低。广告、行政和研发费用招致绰绰有余依据此次财报,拼多多在2018年的运营盈余到达了39.583亿元。2016年和2017年,拼多多的净盈余辨别为2.92亿元和5.25亿元,2018年的盈余额同比2017年翻了近8倍。对此,拼多多方面给出的解释是,这笔盈余包括了第四季度内“三周年庆”、“双十一”、“双十二”的平台大促补贴,盈余额为26.409亿元。此外,拼多多还在IPO时一次性计算了员工股权鼓励,该笔所发生的盈余费用为107.9亿元。在电视频道投放广告、品牌推行等营销收入不断是拼多多的投入重点。2018年全年,平台销售费用为134.418亿元,较2017年同比增长900%。2018年第四季度,拼多多的销售营销费用达69.24亿,简直是第三季度32.3亿的两倍,仅此一项就能掩盖第四季度56.5亿元的营收。平台扩展,人员也不时添加,拼多多的行政费用不时攀升。截至2018年底,拼多多技术团队共有2000余名工程师,2019年还将扩招2000名技术工程师,工程师到达4000人以上。在2018年内,拼多多用于总体行政收入的金额高达64.566亿。另一项继续增长的费用是研发投入。随着公司壮大和“散布式AI”技术的开展,拼多多需求投入更多资源优化引擎,以满足用户不时演化的深层次、多样性需求。在2018年,拼多多投入研发费用11.161亿元,较2017年的1.291亿同比增长764%。现实上,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,CEO黄峥表示,拼多多将成立技术参谋委员会,YC中国开创人、拼多多独立董事陆奇将指导相关任务。可以揣测,研发投入的收入在未来还会扩展。营收形式过为单一拼多多在2018年的全年营收为131.20亿,其中第四季度营收56.539亿元,较2017年同期的11.794亿元同比增长379%,较Q3的33.724亿元环比增长68%,并占全年营收的43%。营收增长次要源自由线营销技术效劳的支出。Q4季度,拼多多在线营销技术效劳支出为50.624亿元,较2017年同期的8.876亿元同比增长470%,较Q3的29.741亿元环比增长70%。目前,在拼多多APP内搜索产品,局部坑位为商家付费广告;此外,拼多多从2018年起逐步为商家开设了“多多大学”,协助商家更好地运营网店、合理营销,这无望成为将来的次要支出来源。但除此之外,拼多多还未找到更多可继续的盈利形式以应对营销收入。在3月11日瑞银发布的报告中,研报以为拼多多若能坚持60%以上的GMV年复合增长率,就无望在接上去的3年内活泼买家数与阿里持平、用户均匀消费额超越京东。但对目前的拼多多而言,增添开支、寻求更多营收是比GMV增长更为迫切的成绩。高投入、高增长的背景下,拼多多的营收增速曾经无法均衡烧钱带来的盈余。假如说拼多多在2018年前三季度靠“继续烧钱引流量”,那么从本次财报来看,这样的形式曾经面临瓶颈。海量的投入无法取得与之婚配的报答,拼多多下一步需求寻觅更具“性价比”的花钱方式。(记者 林北辰)